原定是6月7号去西藏,可是毕业的琐事让行程一拖再拖。毕业本来就是件琐碎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手续早就重要过反思这几年在学校里都做了些什么,提前毕业则将它的混乱程度整个提升了一个数量级,原本按班级规划的办事流程需要自己一件一件去问清楚并在指定的时间内做好,如果其中某一个细节除了纰漏又得屁颠屁颠的跑个不停。憎恨走不完的流程……

想想也好, 弄完就可以去西藏了,怀念那里的壮丽风景和朴实风范。

田小森 摄于 西藏·拉萨

2011年8月



田小森 摄于 2010年4月 山东·青岛

2011年7月在仲巴做野外工作时,下午或晚上回来以后吃饭之前,大多时间都能看见极为有意思的晚霞,霞红色染了半边天,另一边却又留给了深蓝的天空。有时晚霞的变化极为奇妙,很多师兄弟姐妹甚至端着吃饭的碗站在外面的风中看,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








不得不说,南京是一座有文化的城市,城市中林立的学校就让许多别的城市羡慕不已,但你可能立马就能想到与之相对应的另一座以京相称的城市:北京。然后北京只能是一座让现代人又爱又恨的城市,她还无法激发一种纯粹的向往,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虽然北京有非常丰富的文化氛围,虽然北京有悠久的历史积淀,但现代化的畸形城市规划一笔就将这些所有的优势勾去,她像是生活在泥潭中的荷花,淤泥始终成为人们不可靠近的缘由。

南京的城市规模不大,或者是由于非中心式规划的原因,她的生活和商业范围是紧密相联系的,人们在这里生活,就在这里工作:不用在早上从回龙观向四周散发,而后又错过傍晚的美景在地铁上向回龙观收拢,下午7点之后的地铁也很难见到沙丁鱼式的拥挤。

这里保留着一些江南文化的精髓,诸如建筑园林和对文化的推崇等,行走在大街上,最常见的要数刻在墙面大理石上的诗词歌赋,用不同是书法书写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民的风骚。街上行路的母亲带着孩子也可在墙上找到材料,顺便让她的孩子看看学学。

南京是诗意的,随手拍下的景色都会应为城市本身的布局和风格而显出别致的水墨情怀,深深浅浅的灰阶让在感怀城市能量的同时激起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佛教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地点的异变让“皆空”这个词随着烧香的烟雾一同霸占整个寺庙。寻求宁静的人走向了佛教的殿堂,寻求财富和安康的人也踏进了佛教的庙宇。




 摄于:2012年 农历春节期间 四川省 丹巴县 墨尔多神山下的寺庙中

备注:版权所有,严禁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