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在仲巴做野外工作时,下午或晚上回来以后吃饭之前,大多时间都能看见极为有意思的晚霞,霞红色染了半边天,另一边却又留给了深蓝的天空。有时晚霞的变化极为奇妙,很多师兄弟姐妹甚至端着吃饭的碗站在外面的风中看,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