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森

对于风雨变幻的电子产品市场来说,如果你错过了Kindle,那么你也将错过Kindle Fire,为了不像泰戈尔那样感怀,熬夜等发布会那也是必须的。

之前的亚马逊产品中,无论是怀揣这E-ink黑白屏的Kindle还是以低价取胜的7英寸Kindle

Fire都给笔者带来了极好的印象。经典的Kindle自然不必说,从第四代开始省去下附的键盘以后,虽然整个身躯就变得矮胖,但是使用起来却是非常顺手,Kindle Touch则弥补了用惯了触屏的人在反应迟钝的E-ink屏幕上指来划去的心愿,无疑,对于一个需要专心读书的人来说,它只是花哨的。Fire像一场战乱中的世外桃源,在Android这块纷繁的市场上以稳定的姿态和心态突破硬件的防线为亚马逊赚取多媒体市场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而如今,面临着谷歌强势的Nexus 7和风影若现的iPad mini,亚马逊要是不采取进一步的措施,那么江山易得城土难守的困境将会为它未来的销售业绩蒙上一层厚重的迷雾。

终于,作为一家在欧美地区以提供“服务”著称网络公司,它完全不顾及位于地球另一面Kindle迷的时差问题在2012年9月7日,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半举行了发布会。KC-slate-03-lg._V389394767_

发布会上,传得满城风雨的Kindle手机没有出来跟大家见面,但是自带光源的Kindle Paperwhite和纤细精美的Kindle Fire HD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有人说此次亚马逊“上指苹果,下踢谷歌”用带有8.9英寸245PPI的Fire HD抗衡苹果新贵New iPad,再用7寸的Fire HD以低价策略阻击谷歌的Nexus 7,但事实上无论是否有这两假想敌的出现,亚马逊都会扩展自己的服务平台,一家以“薄利多销”为理念的公司是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市场的,它会抓住每一个机会为文化消费者服务,之前的Fire看视频不过瘾,那咱把屏幕做得更大,做得更精细;Kindle晚上看书光线有障碍,那咱花4年的时间来研发最为舒适的光源供给方式,如果你进一步的要求,只要这种要求会增进你的消费欲望,那么亚马逊都会想办法来满足。

可是群众总非都有一样的习惯,在极为紧张的等待Paperwhite的发布中,笔者就深深的感受到这点,E-ink自带光源是许多人为之向往的,触屏操作也符合当下这股带有浓烈时代感的旋风,但是,您把阅读器上的翻页键给扔了,给扔了,给扔了……

把“给扔了”说了无数遍以后,笔者终于缓过劲来,在追求简洁甚至简约的这条审美之路上,任何的物理按键似乎都被看作“机械工业”的遗留而非“电子工业”的特征。看似完美的弃旧逐新对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造成了障碍,习惯单手握持的人多半都是用把在边上的拇指顺手按动翻页键翻页,而不是用另一只正在端茶杯或者拉地铁吊环的手来辅助翻页。即使是双手握持,常常要让拇指伸得老长,也总感觉有些不习惯。

虽然习惯可以更改,但这样的设计总归带来了障碍,如果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那我希望K6出来之时在心理上能有所接受,但是,肯定不是现在。

作为黑白阅读的拥趸,Kindle Paperwhite的表现并不十分宁人满意,但笔者本身却对亚马逊公司的下一代产品依然充满了期待,因为此次苹果的发布会可以说是让我大跌眼镜,比起亚马逊的创新开拓,如今的苹果明显在审美和创新上都未变现出任何让人惊叹的地方。(呃,侧面暴露了这篇稿从9月7号拖到9月13号的残酷现实,悔过中)

唠叨完这小小的电子书,最大的心病依然在胸口,在受够了盗版的排版和错别字问题以及对写作者的无限愧疚后,我们不得不发问:中文资源何日才能像亚马逊整合英文资源那样被整合而高效的利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