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琐碎的组件

读读写写 @ 05 五月 2013

吴老师气喘吁吁的提着一大袋子的行李走进科技互动大厅,体积又大重量又沉的两大袋东西让她连走一段小小的路都有点难以保持平衡,她在门口时稍作停留抬头望了望周围的人,继续把所有的东西往厅里搬。周围的人都看得有些糊涂,主管则快速走上前去和吴老师说话:“吴老师,您辛苦了,怎么刚下车就直接过来了呀,不是安排您在宾馆里先休息下么,那边现在没打理好?”吴老师放下手中的行李,抬起头来笑了笑,用右手把悬在眼前的一缕散发顺到耳后去,对主管说:“其实没事,我也就是过来看看情况,能现在开始工作就现在开始吧,反正时间也挺紧的了,我要搭的摩天轮还挺耗费时间的。”主管笑得有些尴尬,连忙叫来厅里的几个人帮吴老师搬东西。

其间,主管介绍说,这是我们请来的吴老师,曾经在北京的某研究所工作,后来另立志向,开始做教具的研发,现在主要致力于小学生创新能力相关的教具开发,是“雪花片”和“魔力棒”的推广人。她来到我们中心也是为了帮我们筹备此次意义重大的科技互动节。吴老师本人看起来特别精神,连着搬了一路的行李,让她的脸上透出红润。如果不说,很难看出来她已经五十出头了。

简单的交接后,三木被安排和吴老师一起工作。其实他对这些东西并不太熟悉,除了之前接触过乐高以外,就再没什么相关的经验。这次和吴老师一起共事,也是以学习的心态参与其中。三木对于吴老师的设计不算特别理解,他觉得这些不过是零碎的组件,一套在街边摊能买到的简易衣柜也是由类似的支杆和转接头组成的,吴老师的组件不外乎是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涂上了不同的颜色,并且做了更适合小孩子使用的优化工作。当然,虽然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也不是个完全自大的人,他想看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也对这些五颜六色的组件最终能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怀有好奇。

吴老师做事很专注,进入工作状态后常常很忘我,她可以一边面对着那台白色的苹果笔记本电脑,一边拼装自己的东西而完全不受外面吵闹环境的影响。三木则时不时干些杂事,时不时的帮吴老师拼装些简单的部件。

有一段时间,三木常常会在观察吴老师工作的时候走神,因为她专注工作时像有一种吸引力,让她周围任何一个人都忍不住要把目光投过去,亲自看看这些零件是怎么组装变化的。

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吴老师和三木是最后才离开活动中心的。当他们走出门外抬头看见皎洁的月光将整个夜空都照亮时,三木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宁静,他想,宇宙浩瀚,偏偏在太阳系中这个蓝色的星球上有了生命,而偏偏又给了它一颗在夜晚也能放光的卫星。白天的太阳能让一切都沐浴在火热的阳光下恣意的生长,晚上的月光则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另一幅景象。难怪古人要把月亮放在和太阳相似的地位上加以看待,因为它们之间所形成的互补,能给任何一个经历了太阳强烈的光线后又体验月亮柔和的光线的人以强烈的震撼。阴阳之说从朴素唯物的角度出发,真是占尽了天时和地利。

当他走神想着这些奇怪的想法时,吴老师说了一句话,打断了他正在天空中漫游的思路:“三木,作为一个给中小学生教科学的老师,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三木压根就没从那边的思路中跳转回来,愣了三秒后,他说:“可能是准确的知识最重要吧。”

吴老师沉默了一小会儿说:“准确的知识确实特别重要,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准确的知识或许只是基础,应该还有更重要的。”

三木并不清楚吴老师是在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还是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他对这件事的看法,他愣愣的不置可否。直到把吴老师送到酒店楼下时,他们之间除了间隙的穿梭着柔和而干净的月光意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语言交流。

对于三木来说,和吴老师之间的对话总是充满了窘迫感,吴老师的气场让他难以应付,她不像一般的中年妇女那样亲切而慈祥,也并不是一幅威严的样子,总之她专注在自己的世界中,时不时地看看周围的世界,和它们做简单的交流。

在之后的连续几天中,三木已经习惯了和吴老师的相处方式,他只需要在吴老师需要帮助的时候搭一把手就行。别的不用多说,也不用多做。

就在“摩天轮”快要搭成的时候,三木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吴老师一个很傻的问题:“吴老师,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用这些“雪花片”和“魔力棒”组成了一个类似于现实生活中的“摩天轮”的东西,它能带给我们的学生些什么?”。吴老师的手突然凝固在拼接的过程中,停顿了一下,把手中的两个支杆连接好了以后说:“很多人都喜欢创造,他们天然的对亲手制作出一些东西感到快乐,即使没有上帝创世,但是能创造出一个“上帝创世”的故事也是让无数人疯狂的事。只是要如何去创造却难住了大多数的人,世界对他们来说是复杂的,难以想到一个好的切入点去发挥。”三木说:“您这套简单的工具能实现的也不多,虽然应付小学生没问题,但是对于中学生来说,还是相对简单。”

吴老师一点也没觉得被冒犯了,只是回应说:“简单也有简单的原因,最基本的组件才能构建出最多样的世界,如果这个组件已经有特异化的功能了,它所能完成的也就很单一了。就像细胞的发育过程中,干细胞能做的远比红细胞能做的更多。”

三木觉得是这么回事,可从理智上来说,又不能完全信服。

吴老师接着说:“三木,你曾经坐过摩天轮么?”

三木说:“坐过,小时候家里人带着去游乐场的时候老坐,就记得升到最高时,那里面的视野可好了,几乎能看见整个城市的景色。”

吴老师伸手去拿摩天轮的另一个组件:“它马上就要完工了,完工后我们看看这件用魔力棒和雪花片弄出来的摩天轮和你以前亲自坐过的摩天轮有什么不同。”

说着,吴老师就把手中的转轮空架到摩天轮的底座上,用一根闪着银光的金属棍把它们连接了起来。一座接近两米高一米宽的摩天轮搭好了。

这时活动中心除了三木和吴老师依然在工作以外,其余的人员早都回家了。对于这座刚搭好的摩天轮,只有他们两人在见证。

吴老师邀请三木参与她的游戏:“三木,摩天轮已经搭好了,我想邀请你成为第一个使用它的人。”

在三木点头之余,吴老师已经迅速的将三木变小,扔到摩天轮上转轮边上的一支魔力棒上。此时的三木看起来还没有大拇指高,他惊恐的看着周围,双手挂在那支魔力棒上,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掉下来摔个半死似的。他大喊着:“吴老师,放我回去,我会摔死的。”

吴老师并不作声,只是走到她的那台白色苹果笔记本边上,在黑色的屏幕上输入了两行奇怪的代码后键入了回车。

三木所看到的世界立马变化起来,他身边出现了许多看得见摸不着的线,这些线就像三维建模时出现的线段一样,用无数个大大小小的三角形把整个摩天轮填充起来。并且这些三角形在不断地变多变小,整体形状也不断地变得圆润。当他看见周围最密实的线条开始变色显现出和他之前见过的摩天轮相似的颜色的时候,他发现他们变得可以触摸。三木迅速地将脚抬起来放在一块刚形成不久的平面上,然后又用双臂使劲地把自己的身体带上来,他趴在那块木质的板子上,他看见摩天轮正在慢慢定型,木质的里衬和钢架外壳,有机玻璃和柔软的坐垫。这些都和他当初坐上的那架摩天轮简直一模一样,他惊奇的看着这些变化,并且感受到摩天轮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

或许是激动吧,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他只是简单的从木质的底板上起身坐在柔软的坐垫上,透过透亮的有机玻璃开着窗外的景色,一点歇斯底里的情绪也没有。

他看见了月光下的城市,他所在的整座城市都在清澈的月光下显得非常安静,就像是这座城市的边上真的有了一座无比巨大的摩天轮,而他可以在月光透亮的夜晚,坐着摩天轮好好的欣赏这难得的景色,他还能从远观中辨认出许多标志性的建筑和街道,也能想到这些街道上都有什么好玩儿的。

当摩天轮慢慢的越过最高点,缓缓下降时,这些坚固的材料开始闪烁,一点点的褪色,并且变回到无数的三角形。当他快要到最低点时,整个摩天轮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他从一支魔力棒的边上掉下来,摔了个小跟头落在了地上,他自己开始不断的变大,变回成原来的样子。

吴老师问他:“你觉得这个摩天轮怎么样?”

三木压了压手指,仿佛刚才的变小让他的皮肤变紧了,没法更好的装下他现在的手指一样:“吴老师,我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吴老师没有回答这一切是否是真的,她跳过这些不重要的问题接着说:“这些是有结构的,我还能展示一些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更加超乎想象的东西。”

三木强烈的好奇心让他把真假这个问题放置一边,他说:“那我能遨游在星空之中?”

“没问题呀,只要你想。”

他看见吴老师从那只巨大的行李箱中抽出一张黑色的丝绒布,布的外侧是纯净的黑色,内里则是许多很小的“雪花片”。吴老师迅速的把绒布掀起,将三木盖入其中。三木看着绒布落下,当“雪花片”折射的光线让他想到恒星的光线时,他已经慢慢的变小变成了宇宙空间中最为微小的一点。

不过可惜的是,在慢慢变小的过程中,他所经历的情况也和科学家们认识到的宇宙空间中的真实情况一样,空气越来越稀薄,宇宙辐射越来越强烈。在他还没来得及感受整个宇宙真实的浩瀚和星辰的璀璨时,已经被近乎真空的外太空环境撕得粉碎。

演示结束后,当吴老师不停的想要从丝绒布中找寻到三木的踪迹而未果时,她只能悻悻地低下头,开始反思这次调试时哪里又出现了对接错误。她感叹着,信息融合的过程中,终究还是要遵循这个宇宙的理论,离她自己的创世梦想终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看了半天,#我还以为是某只三木同学的工作日记呢#,这年头大家怎么都开始玩现实视角科幻了TvT.. 不过这种突然切换入科幻语境的感觉真赞!

    • 构思的时候觉得很棒,但是在实际完成的时候,由于笔力有限,并没有都展现出来。还得多多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