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星

读读写写 @ 09 四月 2013

传奇之所以成为了传奇,一定是他坚持并且全力以赴的做着他想做的事。

 

马里亚纳海沟已经干涸,这个世界的表面再也找不到汇聚在一起的水源,绿树和红花早已成为无法构建出细节的历史,蓝天也已成为过往,自然生态系统的变化并不是人类的力量可以掌控的。

几千年以前,人们以为通过星际迁移计划可以躲过地球衰落所带来的厄运,可对于许多的人而言,这颗承载着历史并且孕育出生命的星球无法被轻易抛弃。除了对家乡的眷念这种数以万年都没有发生明显变化的情感以外,外星移民计划的艰难和坎坷也让许多人选择在这颗容貌难再的星球上继续生活。

马里亚纳的海沟曾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可这最后的希望也逐渐枯萎直至消失。

CN-4FT5G和CN-UH8JU正在圆形大厅中思考以后该如何是好。长久的沉默中,5G抬头看见一朵像鱼一般的云朵从他的头顶飘过,层次分明的白色云团像棉花糖一般在蓝色背景的天空中游荡,安静得像一幅难得的水墨画。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由电脑程序随机生成的,可他依然很享受此刻的状态,因为这些场景总会让他想起儿时的课堂,课上老师会讲述地球形成的历史,并给同学们展示在数万年以前,人类文明刚刚燃起星星之火时地球所呈现出的样子。

在记忆的长河中,他不禁感叹道:“这真是美极了。”

JU不解的转过头来看5G,问道:“你说什么?”

5G微笑的着低下头说:“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坚守在这里。”

JU沉默了,欲言又止,站起来后把手揣到裤兜中,还是说了一句他本不想说的话:“没有希望了,还能活着么?”

5G的嘴角微微上扬,眉头却紧锁在一起,露出淡定的苦笑说:“地球大气加速逃逸时,人们以为这是地球的末日,纷纷挤破了头皮想着外星移民,一部分人留了下来,沿着海岸线建立了“生命圈一号”;海洋快速衰退时,又有一大批的人以为这种灭顶性的灾难是无法避免的,于是第二批外星移民潮就此出现,一部分留下来的人又在大陆架的边缘建立了“生命圈二号”;当海洋干涸,洋底变成平原,海底的火山变成陆地之山,只留下马里亚纳海沟中依然留有水源时,又有一批人移民了,剩下的人在沿着马里亚纳海沟沿线建立起了“生命圈三号”,此时,第一批移民者全军覆没在荒凉的宇宙中,第二批移民潮的人也不过是在太空中无依无靠的飘荡。装备最精良的第三批移民潮也不外乎把星际漂流作为了他们生存最基本的事实加以接受。他们都没有家,无法触碰到孕育他们生命的土地。”

JU想要反驳:“可至少他们还在尝试着新的生存方式,让孤独而又渺小的生命得以延续。”

5G没有反驳,只是走到身边的柜子前调出人类文明最辉煌时期的影像说:“那时的人们以为这样的生存方式会得到延续,因为核能已经普及,正反物质泯灭所产生的能量也可以在小范围内加以利用,能源不是大的问题,生存的舒适指数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可那时周围的环境就已不复当初。你看,人们自以为最辉煌的时刻却早已埋下了衰退的影子,辉煌和乐观的时代,让生命得以延续的命题实在可笑,因为这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问题。”

“……”JU在咕噜些什么,可根本无法辨识他的句子。

“如果让生命得以延续是生命存在最重要的意义,那当时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所带来的潜在问题是不是早已准备把这个意义赋予另一层含义了呢?”

“你在狡辩。”

“你可以说我狡辩,因为技术的进步让当时的人类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依靠生物多样性来维持整个系统的稳定运行,如果真要说让生命得以延续,那也只不过是想延续人类自己的生命。”

“当时的人们测定了地球上所有已知生命的DNA序列,并且都分别留样保存。这是他们做出的尝试和努力。”

“人类的DNA序列不早也都测定绘制完成了么。”

“走吧,5G,尝试用一种新的方式生存,把根从土地里拔出,种植在可移动的花盆中,让花盆带着你游荡未曾触及的天地。像尝试着协同生存的细胞器,像努力爬上陆地的两栖动物,像钻木取火的智人一样,尝试去接受环境带给我们的选择吧。”

5G没有啃声,他又一次抬起头来看天花板上的云彩,连成片的薄薄的云层像海浪一般呈条带状分布在整个蓝天中,缓慢的向一侧移动。

这样的沉默维持了很久很久,它像黑暗一般弥散在整个空间中,就像在“生命圈三号”以外,因为缺乏漫反射而漆黑一片的大地一样,让人在骨子里都渗着寒意。

 

离最后决定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了,JU的犹豫是他唯一的亲人不愿意离开这里,自从他们的父母离世以来,这是他遭遇的最大的低谷期。

 

“如果我可以留在这里,死在孕育我的土地上,像落叶一般与根相连,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

“我还记得母亲说过,她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在没有大气干扰的地球上和父亲一起抬头仰望猎户座的光芒。”

“……”

“作为个体,我没有延续生命的使命。”

“……”

“JU,去追寻你的生活吧,只需你在飞船上不要忘了回头看看这颗曾经蔚蓝的星球就行了。”

“……”

“我不会走。”

“……”

 

5G和JU的通讯系统分别收到了指挥部传来的最后通知,5分钟以后所有想要移民的居民需要赶往最后的一艘飞船。此后“生命圈三号”将进入自由模式,将无任何组织管理和运营这里的一切。

沉默的JU在最后一分钟拿起了自己的物品离开了大厅,他沉重的步伐让整个空间都回响着最后的脚步声。

最后一艘飞船起飞了,起飞时的动静使得整个“生命圈三号”都能感到微微的震动,他透过大厅的舷窗看见飞船快速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无比的惆怅。

5G点开通讯系统,发出广播,想让继续留下的人集合在一起商量以后怎么办。可是,系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空旷的大厅中一直回响着无人回应的提示音。

孤独的5G抓起一把他父母离世时收集来的泥土,守望着这颗只属于他的孤独星。